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53191023 的博客

有情、有义,同心、同德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70年4月16日上海黄浦区黄鱼中学到鲤鱼洲,79年回上海,03年卖断工龄,成为自由职业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期待相聚  

2009-12-14 23:23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写在赴鲤鱼洲四十周年到来之际 

         40年,赴鲤鱼洲农场整整40年,我们开始奔六。垦女们大都已经退休,带着儿孙们享受天伦之乐,说些奶奶.外婆当年的故事,也不管他们听不懂或者不要听。垦男们则还要奔波三四年,他们在履行男人的责任,尽管下岗.买断,但是男人,60岁之前是不应该闲赋在家。做保安,做协管,他们含辛茹苦地寻找人生的最后一个职业,力求站好最后一班岗。老了,老了,真的老了,上山下乡“一片红”的末班车———69届的小弟弟,小妹妹们都到了淡出这个社会的行列。步入老年人队伍。

        时间如梭,转眼到了花甲。回忆往事,我们与心不甘,太多的苦涩,太多的灾难,留给我们的只能是回忆。我们也是从花季一路走过来的。我们也有过憧憬,有过追求,也有过80后,甚至90后一样美好的愿望。但是根本就没有选择,一张大红喜报,一张录取通知书,时代的列车就碾碎我们所有人的梦,到边疆去,到农村去,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。十六.七岁的我们被送到鲤鱼洲军垦农场。开始我们长达数十年的农垦生涯。我们饱尝人间的甜酸苦辣,以至于我们的故事永远讲不完。

       尽管有些人上大学,参军,从此改变命运。那只是整体的幸运儿,占百分之零点几。而大部分人早已忘记自己姓甚名谁,没有想法,更没有办法,一年四季机械地忙于春插,双枪,秋收,防洪,挑堤..........。一年又一年,光阴大把大把地洒落在鲤鱼洲这块沙洲上。花季年华完整的交给了忘不了的它。最气人的是年终总结,连长,指导员的报告中,上级财政今年又补贴我们团多少多少,言下之意,靠我们劳动是养不活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 鲤鱼洲从来不是一方净土,繁重的体力劳动并不代替阶级斗争这根弦可以松一松。战友们!“一打三反”运动不会忘记吧?我虽然没被整,但天天晚上噩梦不断,今天谁揪出来,谁挨打,明天醒来,几个人剃阴阳头,大字报.小字报贴满墙上,班组学习,斗私批修,相互检举,为明哲保身,乱喷乱咬的冤假错案时有发生。到现在,我每天要到凌晨二点入睡,和“一打三反”的脑子高度紧张不无关系吧!那个时期,老农、老知青是中间骨干力量,谁不顺眼,活该倒霉,脑子搞傻的、身体搞残的,留下后遗症的不在少数。特别是当初几个学校带队的知青,格致中学、黄鱼中学、金陵中学......带队的,现在比我更傻,枪也打不着。

       一打三反结束了,由于上海知青办、南昌知青办的干预,被打得、被整的大都得到平反。但是人傻了一大截。连长指导员进行调防(大都是一打三反犯错误)但是以后的运动没有少搞。知青的“嚣张”得到抑制,“光荣”就此结束。打这以后,知青和老农真正的平起平坐,很多辣排、辣班的从此扬眉吐气。一直到76年,我的最要好朋友被逮捕,我真的为他哭了几个晚上,(白天不敢哭)他叫荣兴,高大、威猛,1.85的身高,170的体重,可以说是九团数一数二的大模子,他是静安区的,家住江宁路、康定路,我到他家去过好几次。什么中学我忘记了,是团部水产连的,有可能到18连追求女知青认识我,从此我们成了好朋友,好的就像穿一条裤子,无话不谈,无人不晓。当时我1.68身高,92体重,站在一起,像滑稽一样,真是新旧社会二重天的感觉,我们成为真正的至交。

       76年,老人家去世,华国锋刚上台,我和他到团部小卖部买香烟,与售货员争执,荣兴说了一句:华国锋时代,买发霉香烟,这个社会搞不好了。就为这被抓进去,结果判了3年。期间到南昌监狱看望过他,到他家里看望过他父母,从此以后再也找不到他,他家搬走了,这是我心中永远的结。在这里,我要大声疾呼:“荣兴,你在那里,当年的阿力在呼唤你,不管如今的你怎样,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,永远是身材最不配对的哥俩。你回来吧!阿力想你!”

        刚才收到一条短信,给我很大启迪,短信是这样说的:变老的最大好处是,你年轻时不能得到的东西,现在不想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 是啊,人生最大的财富是积累。我们文化低,我们底子薄,我们是摸着石子过河一路走来。有过挫折,有过教训,仍然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了,尽管不太顺畅,但也算坚实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的一生经历了太多的沟沟坎坎,这是中国近代史上抹不去的一笔。我们是一个时代的牺牲品,这就是命,我们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 到现在,我没有中小学的朋友,没有回城后的朋友,只有鲤鱼洲的垦友,有时,我在想,为什么呢?最后得出结论:不是我们有问题,而是鲤鱼洲这个————忘了天,忘了地,就是忘不了你的鬼地方,造就了我们垦友的不离不弃,难舍难分。我们如同是全裸的人,在鲤鱼洲这个火炉里完整地烧了个透,烧得每个人原形毕露,一丝不挂。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的集体生活把每个人的性格、脾气、大方、小气、合群、孤僻。。。。。。统统暴露无遗。如同原始社会的群体,为了生存,为了保护自己,组成两三人、三四人的小团体,他们互相帮衬,互相依托,目的,不受旁系的侵犯,有时跟拖拉机手讨点柴油,起个小灶,烧点挂面,弄点探亲带回的肉松,豆瓣酱之类的煞煞馋,同时让别人羡慕,大热天到禾场谷堆旁乘凉,不是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,而是议论周围的人和事。男的话题是女人,女人的言谈离不开男人。谁谁谁是英雄,谁谁谁是美女,评头论足。小团体如果不合,进行重组。如果某某上大学,参军,小团体自行解体,然后满城风雨,某某把我们当扶梯上的大学,某某靠打小报告参军,内哄不断,然后组建新的团体。这样的事列不胜枚举,这是垦友的集体生活,这是我有生以来、迄今为止所看到的,听到的最最最集体的集体生活。

       此时我产生冲动,把周华健的《朋友》篡改成《垦友》献给鲤鱼洲战友。“数十年,风也过雨也走,有过泪有过错,还记得坚持什么?真爱过才会懂,会寂寞会回首,终有梦终有你在心中。垦友一生一路走,鲤鱼洲日子不再有,一句话一辈子,一生情一杯酒。朋友曾经孤单过,一声垦友你会懂,还有伤还有痛,还要走还有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几年,人也老体也衰,有过笑有过甜,还记得回忆什么?真苦过才会懂,会怀旧会思索,还有梦还有你在心中。垦友一生一路走,鲤鱼洲日子不再有,一相思一网聊,一聚会一杯酒。垦友不再孤单过,一声战友你会懂,还有福还有乐,还要走还要过。

      好一句 一声垦友你会懂。是的鲤鱼洲的战友用泪,用血,用心谱写了一个大写的《懂》

     鲤鱼洲的垦友们,我们懂得有点晚,但是也不算太晚。现在国家对老年人的政策好了,女人们已经开始享受,男人们也快了。我们不再比谁的工作好,谁的学历高,这已离我们远去。我们比一比:

   1.  身体好!比谁的身体好,谁的寿命长,谁养老金年数拿的最长。谁就是福气最好的人。

   2.  心态好!我们放弃嫉妒,珍惜今天,怀念过去,记住美好,忘却痛苦,开心每一天。

   3.  心情好!年纪老了,朋友少了。一不留神我们被人遗忘,我们去旅游,我们寻战友,只有同甘苦,共患难的人才有共同语言,才能相互倾听。才会不厌其烦。

    四十周年就在眼前,我们不会忘记。23连已经发帖:重回鲤鱼洲。其他连队也磨刀霍霍,联系、商量。步他们后尘。在这里,我想纠正一句话:“情系鲤鱼洲”不确切,应该是:“鲤鱼洲系青春”。我们的青春就是交给了鲤鱼洲,3年5年8年10年甚至于更长,鲤鱼洲燃烧了我们的青春。所以我们才会忘不了鲤鱼洲。

今天我们不期待辉煌,我们不梦想发财,因为这些不属于我们。我们只想曾经的你我再聚首,回味过去火红的年代,怀念鲤鱼洲的岁月。乘现在大家还走得动,经常聚聚,回家看看,了却年轻时的梦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完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4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