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53191023 的博客

有情、有义,同心、同德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70年4月16日上海黄浦区黄鱼中学到鲤鱼洲,79年回上海,03年卖断工龄,成为自由职业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大怪路子  

2010-07-24 23:18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鲤鱼洲最开心的莫过于夏天时节。11:30可以休息到下午4:00。午睡的午睡,恋爱的恋爱,我们一些“钻石”王老五也不会闲着。

当时,上海风行“大怪路子”,由超假的人学会,传授到了鲤鱼洲。一吃好饭,立即摆开架势,跟老农家借桌子,凳子。找个宽畅的空地摆上擂台。

“大怪路子”,现在人人知道,可在当时,会的人不多,精的人更少。它是三副牌、六个人玩的游戏,三人组成一队,交叉就座,要求极高,讲究配合,搭子的默契程度往往决定胜败、输赢。

每天,我们队叫板,后面总有多支队伍排队。牌局采用三战两胜,输的出局,轮到下一队。我们好像永远是常胜将军,因为我们的组合用现在流行的叫“最佳拍档”。

我们队,我高165,重85,司职养鸭。阿毛,高180,重170是我的倍数,司职蔬菜班长,人高马大,喜欢赤膊,露出一身胸毛,又黑又卷,煞是可爱,跟水浒里的“鲁智深”活脱是像,绝活是挑大粪,装的满满当当,不会溅出丁丁点点,每当生气,胸脯一拍,胸毛竖起,准能吓倒一拨人。眯眼,高178,重110,有点单薄,司职大田班,文化不高,度数很高,黑色秀郎架下的玻璃一圈又一圈,厚的不怕掉在地上,他仰慕艺术,由于家境不是很好,喜欢用筷子当琴弓,用鼻音哼一小段莫扎特,自得其乐。

我们高、瘦、矮的组合,各有特色。大怪路子最讲究纪律,打牌不能说话。只有到了10张以下,当对方问你时,可以说一句行话。阿毛如果顺下6张,一定会胸脯一拍:大怪路子,我们立即心领神会,一定是一张大怪加一手牌。眯眼如果顺下5张,一定会摆弄一下镜架,不紧不慢的:五王路子。言下之意,打一手牌,他最大。我嘛,也会露一手,如果顺下8张,叫一声三王路子,三个头里面我最大。

由于它不同于其他牌种,由于技术含量,牌局会吸引八方来客,六个人打牌,后面至少二三十人观战,上海人、南昌人、男的、女的、老职工、老农、甚至连长、指导员都会被吸引过来。一副牌局结束,议论纷纷,哪一队高明,哪一队臭牌,那是相当的热闹,我们队这方面的天赋得到一致认可,如果当时有什么大奖赛,世界冠军一定会从我们中间诞生。

牌局一定会持续到排长的哨子响起,才告收场。由于天天酣战,看得人渐渐明白个中打法,纷纷组队参与。其中不乏女子队、南昌队、老农队、干部队。整个连队谈论焦点围绕大怪路子。台下滔滔不绝,一旦上来,臭牌昭著,纷纷下马。逢休息,那更是人头济济,乃之于兄弟连队慕名而来。

本来打40分的,打九大的,赌博的,都参与到大怪路子中来,连队的风气蔚然成风。积极向上,力争上游。我留恋那段日子,那快乐的、美好的时光,希望永远停留在那非常6+1。

一直到现在,我非常怀念当时的大怪路子盛况。只是可惜眯眼离我们远去,他回上海以后曾爱好集邮,收到几张好邮票。阿毛再不是鲁智深了,在船厂工作,电焊时被飞溅的火花弄瞎了眼睛,早早工伤回家,出行艰难,每次聚会,都是战友接送。我想念我的搭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、7、24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